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第2013章 龍少篇,噩夢,不堪回首(3)

作者:紅鸞心兒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原以為自己只是沒有心理準備才一時受不住這個刺激,誰想到,雖然沒去過問這件事,這一幕卻成了他無法擺脫的心結。

    而后接連的幾天,龍馭逡只要閉上眼睛,不管睡的多沉,都會被這個噩夢給驚醒,而這兒,著實成了他無法擺脫的一個夢魘,攪地他無法安枕、身心疲累,而因為這個夢,他甚至連慕容云裳那兒都不敢過夜了,生怕夢中說出什么不該說的!因為他突然意識到一個可怕的問題,夢中的場景明明不是沈蘿,但他夢到的全都是沈蘿,所以會不會囈語,會不會胡亂說什么,他都不確定,而這兒這成了他的一個痛處。

    又是一夜的折騰,龍馭逡是頂著黑眼圈進的公司。

    給他上了一杯濃咖啡,傅重就驚覺了龍馭逡這些天的不正常,雙眼無神,深情倦累,滿身寫著倦累跟隱隱的情緒,睡不好的人,哪來的好脾氣?

    想著一會兒還有會要開,傅重試探地問了句:“逡哥,你最近臉色很不好啊,是不是不太舒服?”

    撐著沉重的眼皮,剛剛想閉眼的龍馭逡擰了擰眉心,又睜了開來,面色卻陰沉了幾分。

    被他說中了?

    一想,傅重大概就猜到了些什么。

    最近龍媽媽的病情穩定,又確定了腎源,原本該氣氛該緩緩的了,現在卻更凝重了,想也知道是為什么了。

    其實那天的事兒,傅重也是消化了良久,不知道該怎么去論斷,片刻后,他才道:“要不要我幫你約金小姐……談談?”

    又是這個女人!哎!心里重重嘆了口氣,傅重也不得不安慰自己:就當可憐她吧!誰讓她是腎源的關鍵所在呢!不管再怎么樣,憑一點毫不猶豫地捐贈恩情,他也得念著她的幾分好!只是龍馭逡不說話,他也有些摸不著他的態度,到底是幾個意思!也知道這是心結所在,接連幾天都沒睡好,心里的事兒也都被翻攪了出來,龍馭逡也有些頭疼,當下想點頭,最后卻是搖了搖頭:“算了!先等等再說吧!”

    畢竟不是光彩的事兒,龍馭逡哪好意思說見多識廣、年少時小片也沒少看的他居然因為一場見慣的事兒噩夢纏身了,不是啪啪打他自己的臉嗎?

    最后,兩人什么都沒說,一天的工作磕磕絆絆中又開始了。

    ……這天晚上的時候,龍馭逡去了霧里花夜總會,卻是也沒讓人通知慕容云裳,就直接去了一號包間,還說不用伺候也不讓打擾。

    包間里干坐了許久,他就瞇著眸子打了個盹,可睡意剛上來,他就倏地睜開了眼,又仿佛有些生怕自己真睡過去。

    如此反復了幾次,正揉著眉心,房間的門也被打開了,慕容云裳領著個服務生還端了一個餐盤進來,進門的時候,她還踮著腳尖,見他醒了,她才道:“把飯菜放下吧!”

    隨后輕響的高跟鞋的“蹬蹬”聲才傳來。

    在他身邊坐下,又單膝蜷跪到了沙發上,慕容云裳接過他的工作,伸手幫他按了按太陽穴:“剛來就聽說你沒開業就進來了!怎么把自己累成這樣?

    身體都不要了?

    沒吃飯吧?”

    她其實已經開過一次門了,只是門口處見他在睡,她才又去后廚給他做了點吃的,怕他醒過來餓。

    就覺得這兩天他情緒有些悶,再見他面色黯淡,慕容云裳不免也有些納悶:“出什么事了嗎?”

    好像從來沒看到他這樣的蔫巴,跟被霜打了的茄子一般。

    “是不是伯母的身體——”可是腎源不是已經找到了嗎?

    她親自簽的同意書啊,也沒接到醫院的電話!病情慕容云裳是了解過的,知道腎源匹配,換腎成功的幾率還是很高的!畢竟換腎后只要后期的用藥跟得上、加上保養,多撐個十年八年應該不是大問題!直覺上,他不應該再為這個發愁了,一頓,她又轉移了話題:“公司的事么?”

    涉及公事,就有些敏感,慕容云裳的話不免就低柔地小心翼翼了很多。

    男人的事業,很忌諱女人多嘴,這一點,她明白的。

    心神仿佛也被拉了回來,龍馭逡這才搖了搖頭,伸手抱住她的腰,小孩子一樣就靠在了他的身前,輕哼了聲:“沒有,就是有點累~沒睡好!”

    后者才是關鍵!休息不好,他整個人都是焦躁的!以前有事的時候,他也會有失眠的情況,但從來沒像這一次這么嚴重,通常喝點酒、運動下都能助眠,特別是跟她在一起后,失眠是什么,好像都是很遙遠的記憶了,可這次,性質不同,已經不是睡不睡得著、睡眠質量的問題,而是噩夢纏身,這種甩不掉的感覺,太糟糕了!身心都很不舒服,再加上潛意識里總回響著“金美智要給母親捐腎源”的這樣一個訊息,無形中透漏出她很善良的意味,兩種劇烈的反差加上不明就里的疑惑攪合地龍馭逡的心思天翻地覆。

    明明覺得不該如此,可偏偏他的整個生活都受到了影響。

    而龍馭逡做夢都沒料到,這恰恰其實就是對方的目的跟特意送給他的大禮。

    如果說一個人不惜把自己糟蹋地面目全非、悲慘異常,其實只是為了去折磨另一個人,估摸著傻子都不會相信,但事實上,這個世界就是無奇不有。

    他這邊還被心結纏繞著,都市一角的獨棟豪宅里,金美智卻正揉搓著手臂,拿著燒盡的煙頭往上燙著,一邊吼叫,一邊呲牙咧嘴,一邊笑著,一邊流淚,整個人如同鬼魅一般,說不出到底是高興還是悲傷,是個什么表情。

    靠在慕容云裳的身上,疲累又躁動的龍馭逡頃刻平靜了不少,不自覺地就閉上了眼睛,一下一下輕撫著他,慕容云裳也沒出聲打擾他,只是靜靜地感受著身邊越來越平穩的呼吸。

    不自覺地又打了個瞌睡,身體剛放松了下,同樣的夢境卻又縈繞了上來,不自覺地,龍馭逡的身體又有了掙扎的跡象。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第1彩票网报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