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第九百五十一章:怒海燃漣漪,逆龍囚淺淵(二十三)

作者:吾乃天少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兔子在我隔壁呢!”

    蝎子回答道。

    “兔子,你在的嗎?

    !”

    寧止戈沉了一口氣之后大吼了出去。

    “我在,你吼什么吼,老子能夠聽見的。”

    兔子在回答道。

    “喂!你們有什么線索的沒有?

    老子從頭黑到尾的然后就來這兒了。”

    寧止戈說道。

    蝎子說:“我們也是一樣的。”

    寧止戈在笑著說道:“我們一路過來的時候,就把我們隨身的行李給拿走了,但是他們沒有搜我的身上啊!我偷偷的告訴你們,我的身上還有兩盒煙的。”

    “就是我們中間在隔著墻壁,不能和你們一起品嘗了。”

    “你個賤人,你有就有唄,你說出來干什么?

    生怕是沒有人知道的嗎?”

    兔子在說道。

    “我給你說啊!”

    寧止戈還想要說話的時候。

    兔子在立刻的叫道:“你別說了,特么的沒有關過禁閉的嗎?

    這么興奮!”

    寧止戈不在意的說道:“我倒是關過緊閉的,我這不是害怕你們遭不住的嗎?”

    “特么就是關一個月我都完全的沒得任何的問題的。

    我告訴你們的啊!關禁閉的,關禁閉的訣竅在于你得學會自己和自己說話。

    你要是學不會的話,三天你就得崩潰,七天你就會歇斯底里了。”

    “你個王八蛋是不是有精神分裂癥的啊!”

    兔子說道。

    “要是有幾好了,就是他們關我一年都沒問題,我還能自己和自己打牌下棋。”

    寧止戈說道。

    “不說了。”

    兔子說:“跟你在這兒吼了半天,我的嗓子都已經啞掉了。”

    “不說了啊?

    你遭不住的就吼一聲的啊!我給你說說話你就能在忍受一會兒了。”

    寧止戈說道。

    寧止戈也無力的做了下來,在身上摸了半天之后,拿出了兩包煙來,被泡過了水之后也被捂干了。

    寧止戈摸出打火機來,火機在進了水之后,他打了半天都打不燃火。

    “我的的阿彌陀佛啊!給我點燃了一下的啊!”

    寧止戈現在都在禱告起來了,使勁兒的在甩了甩之后,居然真的打燃了。

    一點點兒的小火苗在打火機之上躥了出來。

    寧止戈拿著煙,在點燃了一支煙之后,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抽煙。

    寧止戈的腦子里面在回憶著最近發生的全部事情,就像是在看著一場場的電影一樣的,快速的在腦子里面過了一圈兒。

    不知道不覺的就到了吃飯的時候,有人在外面敲了敲那個小窗,然后東西給放在了上面。

    “喂喂!”

    寧止戈立刻的就跳了起來,叫道:“那個什么,那個誰今晚上的什么啊!”

    “你自己看的啊!有人給我說,千萬的不要和你說話。”

    門外的人說道。

    “誰說的啊?”

    寧止戈接著的問道:“是不是那個長著一張馬臉的王八蛋?

    我給你說,那個馬臉王八蛋壞得很!他老家和我挨著的,他家里就剩養豬的,他去讀書的時候說來的時候把家里的豬給賣掉了……”“你別說了,你這個笑話我已經聽過很多遍了。”

    外面的人說道。

    “那我給你說點兒你不知道的時候。”

    寧止戈說。

    “謝謝了啊!我不想知道,我就是嘴里的說的那個長得一張馬臉的王八蛋。”

    外面的人說道。

    “哦,是的你啊!”

    寧止戈不由的在尷尬的笑了起來說道:“那個什么,我最近有點兒上火,你能不能給弄點兒不怎么上火的菜來啊!”

    “我看看啊!你們這兒伙食不錯的啊!有肉還有水果的。”

    寧止戈拿下來飯來看了一眼。

    “喂喂。

    馬臉,你還在的嗎?”

    寧止戈叫道。

    但是,外面已經沒有人回應他了。

    寧止戈的在微微的歇了口氣說道:“馬臉,老子知道你現在就在外面,你在裝作自己不再了是吧!你騙不了我的。”

    “你以后千萬的不要去找一個驢結婚的啊!我聽說馬和驢子生下的是騾子,騾子沒辦法的生殖后代。”

    “你特么的。

    老子找個東西把你嘴給縫上。”

    外面的一個聲音在叫道。

    “好的啊!你來的啊!我這里隨時的歡迎你進來的。”

    寧止戈說道。

    “我才不上你的當,我知道你現在特別的無聊,特別的難受,就是想要讓我和你說說話的。

    老子不陪你玩兒了嗎,我走了。”

    寧止戈在確定了門外的人走了之后,點燃了一支煙叼在了嘴里之后,挨著墻壁把身體給倒掛了起來,不斷的在鍛煉著身體。

    寧止戈連續的做了幾百個倒立的俯臥撐之后,有點兒疲憊的躺在了地面之上。

    現在,睡覺寧止戈覺得也不夠疲憊,繼續的用拳頭在砸著墻壁。

    “寧止戈!你特么的不睡覺你砸墻壁干啥!”

    隔壁的蝎子吼了過來。

    寧止戈隨即的放棄了砸墻壁,繼續的砸地面了。

    寧止戈在把自己弄得非常的疲憊了之后,躺在了地上就睡著了。

    在關了三天之后,寧止戈天天的樂趣就是在嘴臭一下送飯的那個馬臉,然后就在不斷的做著訓練,把自己的身體弄得非常的疲憊之后,倒在地上就大睡了起來,他現在還沒有感覺到任何的不適。

    但是,兔子遭不住了,叫了起來,“喂,寧止戈你個王八蛋在的嗎?”

    “在的啊!怎么了,這才幾天你就挨不住了嗎?”

    “誰說我挨不住了,我就是想看看你現在是不是挨不住了。”

    兔子叫道。

    “我現在好著呢!能吃能喝的。”

    寧止戈說道:“你看送飯的又來了。”

    隨著飯菜被放下的時候,寧止戈發現他的飯菜少了一點兒了,“喂!馬臉,我的飯怎么少了,你個王八蛋偷吃了?

    我靠你特么的,牢飯你都要偷吃。”

    馬臉已經不再和寧止戈說話了,寧止戈無論說什么,他都不在回話了。

    夜晚的時候,寧止戈睡得很死,這里他可以放開的睡。

    禁閉室的門,忽然的就被打開了。

    外面出現了五個人影。

    “動手,給我狠狠的教訓一下他,把嘴給我撕爛,讓他說不出話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第1彩票网报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