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第1010章 誰笑到最后(14)

作者:火柴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段月華不管皇帝和江鴻遠怎么說都不起來,也不撒手。

    永安帝這輩子頭一回見到段月華這般無理取鬧的樣子,他有點頭大,拿段月華沒辦法。

    他試圖繼續跟段月華講道理:”月華,江鴻遠的身份朕會派人去查,你先起來好不好。

    “    段月華轉過頭紅著眼盯向永安帝:“查?

    你的人要是有用怎么早沒查出來宏兒的身份?

    還有,憑什么江滿倉憑借幾個信物你就能認定他是宏兒。

    現在卻又猶猶豫豫的了?

    是不是皇上本來就沒打算找回宏兒?

    只想找個假的來糊弄我?

    行啊,皇上不認,臣妾就帶著宏兒走,走到天邊,遠離京城,也不礙著你的眼。”

    永安帝:……    完蛋了,月華脾氣上來了,連阿炆哥都不喊了。

    這江鴻遠的長相……也難怪月華她認定了江鴻遠才是宏兒。

    可他們不是普通人家,認兒子不能這么草率。

    “月華,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你這么說不是在扎我的心么?”

    永安帝十分傷心。

    段月華嘶吼:“我不知道,我只是到你要不認我們的兒子,信物是死的,可以被偷,也可以被搶。

    晚秋不也吃過信物的虧,鎮國公糊涂,你也要學他?

    還是說你們男人根本就沒有心?

    我不管,我只認這個兒子,血脈相連的感覺不會錯的……”    鬧騰,但她這話確實如醍醐灌頂,是啊,信物是死的。

    人是活的。

    永安帝因著愧疚和‘真愛’對段月華的容忍度極高,換個妃子如此這般跟他無理取鬧他立刻就得下令收拾人。

    輕則送冷宮,重則打死。

    可這會兒跟他鬧的是段月華,永安帝一點兒都不生氣,反倒有種民間夫妻過日子吵架的感覺,他挺適應的。

    永安帝將目光落在林晚秋身上,林晚秋一臉無措地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仿佛還在震驚中。

    “娘娘,這事兒事關太子,原就該謹慎些,不若娘娘好好想想,宏殿下身上可有什么胎記,痦子之類的容易分辨的特征……”    “阿勝說得對,月華你好好想想。”

    永安帝聞言眼睛一亮,當初認江滿倉的時候怎么沒想到?

    只憑借著他和自己的幾分掛像和兩樣信物就認定了人。

    如今再對比江鴻遠……不得不說,越是看這張臉,越是覺得某些地方是跟自己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般。

    永安帝是有點后怕的,說實話,他這會兒心里已經信了八成江鴻遠才是自己親生的。

    但也是因為后怕,永安帝這會兒才不肯輕易松口。

    易勝的話正好給他提了個醒兒。

    當初認江滿倉的時候其實就該問問段月華,可是永安帝顧慮到段月華每天都在跟‘求仙’余毒做斗爭,不想給她增添負擔,又對自己的認知格外自信,所以才……    易勝的話也提示您個了斷月胡,只見她松開江鴻遠抬手捂著額頭,露出十分痛苦的樣子。

    永安帝心疼極了,易勝是他的心腹,也是十分機靈的,早在江鴻遠露出真容,帝后震驚的時候就將屋里的閑雜人等都遣散了。

    這會兒除了他,屋里便沒有別的奴才。

    永安帝沒有掉皇帝包袱的危險,干脆一撩袍子蹲了下來,將段月華摟到懷里:“月華慢慢想,咱們不著急,不著急。”

    看吧,看吧,讓月華想事情她難受了吧。

    “宏兒他……他脖子后面有一塊兒花椒粒兒大小的淺色胎記,他的肚臍邊兒有顆紅痣。”

    很是過了一會兒,段月華才緩緩出聲。

    她說話的時候渾身冒汗,額發都打濕了,可見動這會兒腦子的期間有多痛苦。

    “阿勝……”永安帝緊緊摟著段月華,示意易勝去檢查江鴻遠。

    “伯爺,還請伯爺寬衣。”

    易勝恭恭敬敬地對江鴻遠道。

    江鴻遠聞言便起身,同時也對永安帝道:“皇上,蕾子有孕,還請皇上賜內子平身。”

    段月華聞言忙從永安帝的懷里掙脫出來,她一臉欣喜地看向林晚秋,攙扶著她起來;“快起來,是娘的錯,怎么能一直讓你跪著……”    被媳婦拋棄的永安帝眼睜睜地看著段月華十分殷勤地把林晚秋攙扶到椅子上坐了,心里心著若這事兒證實了……倒真是一件好事。

    他的太子是能深入北狄抓了人家皇帝和大皇子的英雄。

    將來江山傳給他,他也是放心的。

    至于說處理政務,這個可以慢慢教。

    反正他這個當老子的臉上有光。

    他和月華的兒子本來就是天之驕子,是萬眾矚目的存在……    永安帝越想越激動,這頭易勝從屏風后頭出來,他躬身跟永安帝道:“皇上,驍勇伯他脖頸后面是有一塊淺色胎記,但大小跟娘娘說的不一樣,有小拇指蓋兒那么大……    肚臍旁邊兒也是有一顆紅痣的。”

    易勝剛說完,永安帝就沖到了屏風后頭,江鴻遠正在穿衣裳,他把來開江鴻遠的衣裳就看。

    真如易勝所說。

    胎記是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長大的,紅痣的位置也是對的。

    也就是說,眼前這個大周的英雄才是自己的兒子!    “皇上……”    “宏兒……”    得,永安帝一開口,這件事就定下來了。

    可江鴻遠是有脾氣的,不是說你想認兒子就讓你認兒子。

    永安帝只能將當年的事情美化一番之后跟他說一遍:“……都是填實的錯,不過父皇已經幫你母后報仇了,滅了田家九族……”    說到最后,永安帝頗有幾分邀功的意思。

    但江鴻遠就是不松口。

    永安帝沒招,易勝給他出主意,江鴻遠是個怕老婆的,這事兒跟江鴻遠說還不如跟他老婆說。

    果然,這個辦法十分有效,永安帝說了幾籮筐的話,還不如林晚秋一句:“遠哥啊,我們的女兒出生之后就是郡主真好……這樣這世上敢惹她的人就不多了。”

    “好吧。”

    江鴻遠悶悶地應道,他抬手覆在林晚秋的肚皮上,一臉的溫柔。

    “但是我有個條件。”

    他轉頭看向永安帝。

    “什么條件?”

    永安帝忙問。

    “別給我塞女人,塞一個我殺一個,塞一對我殺一雙。”

    江鴻遠道:“我就不明白了,后院兒養那么多女人不費錢?

    生一堆孩子又不是一個娘,整天斗得跟烏眼雞似的有意思?”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第1彩票网报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