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第一百四十三回:牢內談案

作者:滿城花雨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法相無意之間從劉捕頭那里得知,知府徐清鎖拿了一名僧人。現在呂四和自己暫時洗脫了嫌疑,法相心中對囚禁僧人的身份產生了興趣,他打算夜探大牢一查究竟。

    當晚法相施展輕功突入大牢,正看到兩個牢頭圍坐在桌案上吃酒。見有人闖了進來,牢頭大驚失色,正要拔刀之際,法相連發兩掌,將二人斃伏在地。隨即他走到關押僧人的牢門前一看,著實也給他嚇了一跳。

    牢內關押之人,不是別人正是慧覺。仇人見面分外眼紅,法相惡鷹展翅,一掌將這桎梏打的粉碎。慧覺戰戰兢兢地對法相說道:“法相師叔,怎么會是您?”

    法相惡眼瞪的滾圓,一把將慧覺給拽了過來。他惡狠狠地說道:“都是你這個小禿驢,你有什么能耐,竟然讓智善青眼相看。”他罵的渾然忘我,竟不知自己也是光頭。

    慧覺一臉癡怔地問:“法相師叔,你怎么罵人呢?”法相狂吼道:“你給我住口,我早已不是少林弟子,我愛罵誰就罵誰。你這禿……。”

    法相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他對慧覺說道:“我懶得跟你廢話,趕快把天魔護體神功給我交出來。不然我一掌拍死你。”

    此言一出更是令慧覺感到萬分的詫異,他告訴法相,他是達摩堂的首座尚且不知天魔護體神功的所在,自己初來少林寺,智善禪師怎么可能將這么重要的武功秘笈交給他?

    法相怪眼亂轉,在心中暗暗嘀咕一陣。他也認為智善也不可能輕易的將天魔護體神功給慧覺,可是法空等人對慧覺這么好,難道沒有向他透露一些秘笈的事情嗎?法相一邊思索,一邊用滴溜溜的賊眼瞟向慧覺。“不對,他剛才說了一句武功秘笈”這句話令法相如獲至寶一般,他扼住慧覺的脖子,繼續向他逼問他是如何知道這是本武功秘笈的。

    慧覺咳嗽了幾聲,對法相說道:“法相師叔,您先放開手。我有話要說。”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法相一背手,歪頭斜眼地盯著慧覺。慧覺深吸一口氣,用平和的語氣告訴法相,剛才他已經說過這是天魔護體神功,想來這一定是本武功秘笈了。

    法相現在感到自己有點像病急亂投醫的病人,為了找到天魔護體神功,他簡直像著了魔一樣。不過即便慧覺沒有說謊,法相也不打算放過他。一來他覺得慧覺一入達摩堂,是智善刻意安排,以且要傳衣缽給他。另外一點,有了慧覺在手,他就可以要挾智善將秘笈交出來。

    一番詢問之后,法相沒有問出個子丑寅卯,拉扯著慧覺就往外面走。在爭扯當著,慧覺的僧袍被法相給扯壞了。可是法相并不理會,催促慧覺趕快走,不然就要他好看。

    慧覺是個老實厚道之人,為了不引起知府徐清的誤會,慧覺將一塊袖子上的一塊布扔在了牢內。后夜師爺前來探監,發現了倒斃在地的兩名牢頭,他在驚恐萬狀之余,趕緊將這一情況告訴了徐清。

    徐清馬上帶著仵作來到了牢內,師爺在一旁唉聲嘆氣地說道:“這個小和尚面善心狠,居然將無辜的牢頭都給殺了。”徐清瞪了他一眼,對他說道:“你先別在這里聒噪了,趕快到外面把劉捕頭找回來。”

    師爺當然是神情沮喪,所謂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若不是他出的餿主意,兩個牢頭又怎么會惹上如此橫禍,是以他的心自責不已。

    劉捕頭帶著一干手下喝的是意亂神迷,酒足飯飽之際在街上哼著小曲。師爺慌不擇路,與他撞了個滿懷。差役拉過師爺,也沒有看清面容,劈面給了他一個耳光。“瞎了眼了,竟敢沖撞劉捕頭。”

    師爺仰躺在地,疼得直哼哼。這時劉捕頭才看清倒地的人模樣,他走上前去,一把將師爺拽起來。又是撣身上土、又是賠不是的。師爺氣憤異常,對劉捕頭說道:“劉捕頭,你好大官威啊,今天是我,倘若換作是普通百姓,你們也這樣拳腳相加嗎?豈有此理,我要到徐大人那里去告你們。”

    眼見師爺不依不饒,劉捕頭廟里長草——慌了神。他反身給了打人的差役兩個耳光,然后點頭哈腰地對師爺說道:“您大人有大量,別跟他們一般見識。弟兄們辛苦,這不都是喝多了嗎?”

    “哦,喝多了就可以胡來?身為公門中人,知法犯法,敢當何罪?”師爺和劉捕頭據理力爭,劉捕頭是連連作揖說了不少的好話。總算是平息了師爺心頭的怒火,他們一行人忙奔大牢而去。

    出了這么大的事情,師爺又遲遲未歸,徐清的神情亦發的凝重起來。他擔心師爺在外面遭到了什么不測,是以派人到外面去尋找。可巧出去的人,與師爺迎面碰上了。

    徐清見師爺許久才回來,對他說道:“你干什么去了?為什么這么晚才回來?你臉上傷是怎么回事?”一連番的追問,令師爺有些茫然不知所措。他抬頭瞟了一眼身邊的劉捕頭。劉捕頭也是低三下四,大氣也不敢出。

    徐清見師爺像個悶葫蘆一般的沉默不語,頓時怒不可遏地說道:“我問你話呢,別像賣不了的秸稈似的站在那。”這時劉捕頭出來打圓場,他對徐清說道:“大人,事情是這樣的。師爺在外面被一個醉漢給撞到了,正好我巡夜遇到,所以帶他到醫館去診治。”

    師爺扭頭又瞪了劉捕頭一眼,心中暗罵道:“合著你編瞎話,臉竟然不紅不白的,衙門怎么會有你這等厚顏無恥的捕頭。”

    徐清捋著長須,神情冷峻地對師爺說道:“劉捕頭說的可是事實?你老是瞅他干什么?”師爺吃了啞巴虧,心里憋氣又窩火。他要等著案子查的水落石出之后,再找劉捕頭秋后算賬。是以師爺點了點頭,徐清大贊劉捕頭忠于職守。劉捕頭在師爺背后冷笑,神情甚是得意。

    接著徐清對劉捕頭說道:“劉捕頭你來的正好,歹人夜闖府衙,伏斃了兩個牢頭,你來驗看一下,是不是與殺害丁捕頭的是同一個人。”

    劉捕頭來到尸體旁邊,俯身摸了摸二人的臂骨,皆成了粉碎之狀。他隨即起身,對徐清說道:“稟告大人,其掌法確實與丁捕頭被殺的掌法如出一轍。”

    徐清點了點頭,接著他告訴劉捕頭,牢內的僧人不見了。一聽此言,劉捕頭更是神情得意,他對徐清說道:“大人,屬下早就您說過,那個僧人笑里藏刀,絕不是什么善類。捉住他就應該開刀問斬,可是有些狗頭軍師自以為高明,結果怎么樣?周郎妙計安天下,賠了夫人又折兵。”

    師爺當然知道劉捕頭的話含沙射影的奚落他,他惱怒地說道:“劉捕頭,有話說在明面上,指桑罵槐的別以為我聽不出來。”

    劉捕頭嘿嘿一笑,對師爺說道:“師爺,您老這火氣怎么這么大?早知如此,剛才我就讓郎中給您開些清熱祛火的藥好了。”說罷,笑聲不停,師爺看到劉捕頭囂張的樣子,簡直是氣炸了肺。

    二人像烏眼雞一般的吵鬧不休,令徐清大為惱火。他將二人狠狠地訓斥了一番。二人緘言閉口,老老實實地站在徐清的面前。徐清稍稍平復了憤怒的心潮之后,詢問劉捕頭,他在外面巡查的時候可曾見到什么可疑的人沒有?

    劉捕頭搖了搖頭,徐清神情又開始惆悵起來。好不容易定下一個引蛇出洞的計策,可是牢里的僧人卻被人給救走了。下一步該如何是好?徐清現在是束手無策了。

    劉捕頭武斷地告訴徐清,一定是惡僧知道他的同伙被捉,他擔心大人審出什么來,所以鋌而走險來劫牢。劉捕頭的話,令徐清陷入了沉思,他認為僧人這么做,實在令人匪夷所思。他已經當堂判了僧人無罪,他沒有理由在繼續留在牢內。所以劉捕頭的一番說詞,徐清認為站不住腳。

    見徐清對自己的話并不認同,劉捕頭眼睛一轉,又找了一個勉勉強強的理由,他認為僧人留下來,就是獲知一些消息。徐清用疑惑的眼睛看著劉捕頭,對他說道:“劉捕頭,你倒說說看,僧人想從本府這里知道些什么?”

    劉捕頭嬉皮笑臉地說道:“大人,屬下認為,這名僧人就是向外面縱兇逞惡的僧人傳遞訊息的,他假意與大人合作。實則是看大人采取何種措施,他們以便制定應對之策。”

    徐清搖了搖頭,他認為那個惡僧連續犯案,又敢在大牢來,說明他并不忌憚官府,所以劉捕頭的話在徐清細細推敲之下,即被否定了。徐清轉身詢問師爺,他說道:“師爺,你認為惡僧闖到牢里是救人,還是另有所圖?”

    師爺并沒有立刻回答徐大人的問話,他在地上仔細查看。慧覺留下的布片,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將布片捻在手中,對徐清說道:“大人,屬下認為,那個惡僧到牢里來,是另有所圖。”

    徐清“哦”了一聲,然后用疑惑的語氣,請師爺為他解開迷團。師爺告訴徐清,這布片與那名小僧的衣料成色完全相同,而且昨天小僧被押入大牢其衣服還是完好無損的,咱們又沒有對他用刑,這一塊破損的衣料,定是他與惡僧在爭扯之中撕壞的。由此可見,惡僧與這名小僧定然不是一路人。

    分析的入情入理,徐清接過布片。命令劉捕頭派人全城搜查,就是挖地三盡,也要把惡僧給抓回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第1彩票网报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