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第372章 踢到鐵板

作者:綾九爺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這一個月的特訓,讓秦柯感覺以前的他就是一個門外漢,甚至就是一個菜鳥,現在秦柯的身手得到了提升,而且伴隨著身手使用起透眼更加的得心應手。

    “媽的,李老頭,這個月的費用該交了,催了幾次了?”

    伴隨著一聲囂張的喊聲,所有吃包子的客人都看向門口,只見一個頭發染的紅不紅綠不綠的男子,一臉蠻橫的站在門口,身后跟著七八個同樣頭發染的五顏六色的。

    如果不是對方開口說話,秦柯一定認為這群人是洗剪吹的,簡直就如同搞美容美發的一樣。

    另外兩桌食客臉色頓時有些慌張,然后趕忙結賬站起來走人,甚至走到喊話男子旁邊,都低著頭畏畏縮縮的,顯然這個男子在這一片很出名。

    “天哥,這個月買賣實在不好做,您看是不是寬限幾天?”從后廚走過來一個老頭,看上去有六十歲,還有些駝背,一臉的畏懼與尷尬看向那個帶頭的紅綠毛怪。

    “啪!”

    清脆的聲音,秦柯與書生互相對視了一眼,書生搖了搖頭,畢竟武術大會就要開了,他可不希望秦柯出意外。

    鐵牛也不再吃包子了,一臉疑惑的看向門口,如果不是書生警告的眼神,估計鐵牛現在已經沖上去了。

    “天哥,我們真的交不起什么保護費了,我們不需要保護了,您就放過我爹吧。”

    一個哭喊聲從后邊傳來,然后眾人就看到一個梳著馬尾辮的女孩跑過來,正是剛才給秦柯他們端包子的服霧員。

    對方直接擋在了李老頭身前,然后帶著哀求看向眼前的混混們,她不是沒有想過報警,可是報警之后,只會遭到對方更瘋狂的報復。

    “嘿嘿,李老頭啊李老頭,有這么漂亮的女兒,還交什么保護費,干脆你做我岳父得了。”天哥看向眼前的馬尾女,臉上帶著一絲壞壞的笑容,眼中更是毫不掩飾的色瞇瞇盯著對方。

    “秦柯!”

    伴隨著一聲呼喊,只見一個人影沖向天哥,對方還沒搞清楚怎么回事,那長長的頭發就被人拽住了。

    仿佛頭皮都要被對方拽掉了,就在他開口痛叫的那一刻,一只鞋直接塞進了他的嘴里。

    書生阻止已經晚了,看到秦柯把對方的人給打了,書生也只能尷尬的坐在一旁,他身為一個武者,不會輕易出手,畢竟這些人在他眼中就仿佛螻蟻。

    “天哥是吧?”秦柯看向眼前的男人,然后抽出對方嘴里的鞋子,這才笑著說道:“打人不打臉,你這巴掌打的夠響的,這個店不是歸你保護,現在我鬧事,你能管嗎?”

    “咳咳,你到底是什么人!”天哥咳嗽了幾聲,吐出剛才鞋子上的泥土,抬頭委屈的看向秦柯。

    此時此刻的秦柯已經與一個月前截然不同,胡子很長頭發很長皮膚黝黑,而且這里是南方,所以秦柯穿著一個半袖,胳膊上的肌肉看的天哥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站在天哥身后的幾個人對視了一眼,都悄悄把手摸進了兜里,準備下一刻就一擁而上。

    “你們幾個敢動俺師弟一下,俺讓你們都躺這里!”鐵牛站起來,甕聲甕氣的說道。

    聽著那仿佛破鐘一樣的聲音,再看向那個塊頭如熊一樣的男子,天哥身后幾個人咽了咽口水,都把手從兜里拿了出來。

    “你別管我是什么人,我今天就是來鬧事的,你應該收過他們保護費吧?而且不止一次,那是不是現在應該你站出來維護這個店的安全?”

    秦柯指了指李老頭,后者尷尬的笑了笑,眼中雖然帶著感激,卻沒敢開口說話,畢竟這些年天哥等人在這一片作威作福,對方那萬惡的形象已經深入人心。

    “別,我認栽了,這位大哥你是為李老頭出頭的,應該也是道上的,以后我們肯定不來這家店收保護費。”

    “意思你還打算要收保護費嘍?”

    秦柯看向對方,下一刻雙手微微用力,對方胳膊發出“咔嚓”的聲音,骨頭斷裂的聲音讓一旁的李老頭與女兒頓時癱軟在地。

    不遠處的書生坐在椅子上直搖頭,他知道今天這梁子算結下了,不解決了顯然也無法離開,他對鐵牛說道:“廢了這幾個人。”

    鐵牛如一道颶風一樣沖向天哥的手下,那些人還沒反映過來,就已經有人倒在地上,如書生認為的那樣,對付這群人簡直就如捏死螞蟻一樣容易。

    秦柯松開手的那一刻,天哥仿佛一灘爛泥一樣癱軟在地上,看向秦柯的眼神只有恐懼。

    就連包子店父女兩個看向秦柯的眼神都充滿的畏懼,畢竟秦柯剛才那兩下子太過于狠毒,而且秦柯的眼神十分的銳利,讓人不敢直視。

    “欺負人的滋味好受嗎?”秦柯看向眼前的天哥,臉上帶著不屑的笑容,對付這樣的人對他來說小菜一碟。

    別說現在被書生特訓,就是特訓之前,他都能輕松搞定眼前這個混子。

    只不過他沒有想到力道與手法確實得到了提升,一下就把對方胳膊給扭斷了,這簡直就仿佛是在看武俠電影。

    “嘶……我……我不敢了。”天哥胳膊的疼痛讓他倒吸一口冷氣,因為疼痛而說話略顯結巴,看向秦柯的時候,眼中驚恐,渾身顫抖的說道。

    “這世界上沒有什么敢不敢,我相信只要你好了,依然會找這對父女報仇吧?把你今天丟的面子找回來。”

    秦柯說這句話的時候,眼中帶著殺意,甚至他都感覺此時此刻的他不像他,更像是一個冷血的殺手,內心那一股殺意他無法克制。

    天哥自然感覺到了秦柯的殺意,別看天哥身手不咋地,但一個混混最需要具備的不是能打,而是察言觀色,什么樣的人可以欺負,什么樣的人不可以欺負,眼前的秦柯就不是他能欺負的,而且他現在被秦柯那股殺意嚇得雙腿發軟。

    書生暗叫一聲不好,馬上走上前用手抓住了秦柯的肩膀,然后低聲說道:“放松,別讓憤怒左右你的思維。”

    秦柯聽到書生的話,努力的呼吸了一下,整個人的情緒才沒有剛才那么暴躁,眼中的殺意也消退了不少,這讓坐在地上的天哥松了一口氣。。

    “我們現在得趕緊離開,你的問題需要解決一下。”書生看向秦柯,眼中帶著一絲嚴肅,眉頭不由的皺起來,話語中更是帶著一絲惆悵。

    書生當初光想著快速把秦柯訓練出來,卻忽略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隨著高強度的訓練,秦柯的內心也在承受著高強度的壓力。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第1彩票网报彩票